【难忘的三次性高潮】



我(洋洋)与先生是一对地道的冤家,高中三年里,我们是同班同学,他是 班长,我是团支书,都爱出风头,争权夺利,经常「大打出手」,谁也说服不了 谁。其实,我们又彼此欣赏,种种「碰撞」反而给紧张的高中生活平添了许多情 趣。

后来,我们「各奔西东」,上不同的大学,奇妙的是,分别四年后又回到自 己的城市,并且组成了「双峰峥嵘」的家庭,他绝对不是「妻管严」,我也不是 「省油灯」,我们甚至经常为抢电视遥控器而闹成一团。他是三代单传的娇贵 「公子」,家人一向都让着他,所以,他好胜脾气是一个顽症,很难治愈。难得 我们在某些方面能达成共识,比如都爱看足球比赛,可支持的队伍各不相同,喜 欢的球星更是格格不入。于是,辩论便成了我们的家常菜,如果什幺时候家里很 平静,那一定是我们两个都在刷牙。

不过,应该承认我们都很风趣,凡事都能乐观对待。至于性爱方面,同样充 斥着权力纷争阴云,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龙凤争霸,外人是 看不到我们室内剧的热闹与精彩的。我喜欢孩子,希望怀孕,他则更热爱过两人 世界,所以,避孕措施他做得滴水不漏,有点儿像「9.11」过后美国的机场安检 工作,草木皆兵。他说,男人也有生育权,我则强调子宫是自己的。后来,经过 一番不太光彩的作弊,我终于成功怀孕,因为这件事,他与我吵了三天三夜、冷 战半个月,后来生米煮成了熟饭,他才只好乐观其成,毕竟他也要「后果自负」。

这之后,在性爱方面,他更爱表现出一种强权蛮横的姿态,对此,我也不甘 示弱,在小小的双人床上,与他展开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性爱权力争夺,各有输 赢,难决雌雄。

我在浴后洒点儿香水,或衣装不整从他面前经过,他就会翘着二郎腿,故作 正经地警告:「不要勾引我啊,小姐!」或「拜托你,不要再乱我心,我可是个 意志薄弱者!」多情却被无情恼,但我嘴硬,便没好气地回敬他:「懒蛤蟆想吃 天鹅肉,一点儿门也没有!」或者干脆说:「自作多情,太小看老娘了!」总之, 我们都想倚老卖老,都想做「至尊」,不过,一般最后还是他出面「解决」问题, 这时,我就可以适当做冷美人,故作不耐烦地阿Q 一下:「看你也挺饿的,好吧, 可怜的人,来吧!」嘴硬,心软,这是我们的共性。应该承认,这种游戏很有意 思。我有不少闺中女友,都埋怨夫妻做爱如同嚼蜡,每每这个时候,我内心就会 涌出一种温暖的幸福感,我们的性爱充满了新鲜奶香。

每当夜幕降临,我总会有所期待。我喜欢调情,当他在我面前想要得发狂的 时候,我会非常陶醉。每次我都有「胜利」的喜悦与满足。而他呢?也是踌躇满 志、神采飞扬,仿佛征服了珠穆朗玛峰,有时他也这幺叫我「珠峰」,因为英雄 难过此「峰」,因为我看起来比他高(事实上他比我高),所以,「登顶」在他 看来,就是怎幺把我悬空抱起。每次他把我扛在肩上转圈,我都会咯咯笑,并喊 「救命」,这时他特别开心,直至把我弄得精疲力竭「求饶」为止。有一次,我 生气了,故作「气绝」晕过去,他慌乱地做人工呼吸,还颤声呼唤我的名字,我 终于忍不住「恢复」了自主呼吸,并放声大笑,他被耍弄的时候,最可爱,我喜 欢捉弄他。

不过,我在做白日梦时,又常常把他幻想成江湖大盗,我则是被他劫持的良 家妇女,被迫成为他的「压寨夫人」,这种奇思很美妙,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 幺。我把这种想法告诉他,他很是兴奋。当然,我们做得最多的游戏还是互相搔 痒,他比我还敏感,我手指刚刚放在唇际「呵气」他已吓得笑着躲到床头柜边去 了……

在我的「情色日记」里,最令我难忘的高潮有三次。

(1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雷鸣电闪的午夜,我天生怕雷雨,便慌慌张张从 书房跑到卧室,一头扑到他怀里,他「英雄救美」的情结一下子被激发,温柔地 为我捂住双耳,轻轻地抚摩我的头发,给一只受惊的小鹿以充分的安全感。然后, 他情不自禁,居高临下地给我一种隆重的恩宠,那一夜,我彻底降服于他的怀里……

(2 )我30岁生日那天,早上因为公司开会,下午又有个商务谈判,他忙昏 了头,竟忘了为我买生日蛋糕和鲜花,当深夜12点多他匆匆开门进来时,我发现 他双手空空,当即和他翻脸。当他醒悟过来时,一切都太迟了。我一言不发地坐 在一把藤椅上,像母系时代的女王,胸口起伏着,两眼喷火!他忙认错、讨好, 最后跪下来按摩我的双脚,不怕「脏」、不怕累、忠心耿耿、悔恨不已的样子, 令人心疼,我终于低下高贵的头,靠在他满是汗水的肩膀上,并「赐」于他为我 宽衣解带的待遇……他仿佛神助似的一下子活跃起来,一种复仇般的狂野进攻, 令我终生难忘。由女王到做他的俘虏,两种不同的角色转换,让我产生出一种升 天入地的快慰。

(3 )儿子满月之后的第6 天晚上,我满怀喜悦地给小家伙喂奶,丈夫带着 些许醋意眼巴巴地看着,无限羡慕地吞着口水,我看他喉结一动一动的,就禁不 住好笑。他则撒娇地说:「饱汉不知饿汉饥!」他就有这种能力,一句话就可以 逗乐你。终于,刚把儿子喂饱哄睡,丈夫就迫不及待地靠过来,握拳顽皮地在小 宝贝儿头上虚晃几下,这才嬉皮笑脸地说:「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他就是这样 孩子气十足,与小儿子竞争「上岗」似的。我的母性无端地扩大开来,慈爱地把 他纳入怀里,他贪婪地呼吸着。这一夜,我主宰着一切,成了强权的象征。他是 那幺听话,温顺得像一头断乳的小牛。我们再一次High到最高点……

编辑时间:2019-03-18作者:AAA6A.COM

admin
上一篇:【《金磷》改-诺诺与仔仔】
下一篇: 【葬】